拉達克義診

「我們很清楚我們所做的只不過是大海裡的一滴水。但如果沒有這滴水,大海就會少了一點東西。」……德蕾莎修女

拉達克義診

2010年9月,我參加了國際醫療志工服務,隨著一群懷抱著理想和熱情的醫師和醫學生們,來到了北印度的「拉達克」,一個我之前從未想過的地方。台灣醫療團在當地已舉辦了多年的義診活動,臺安醫院之前每年也都有醫師自發性的參與。

拉達克位在喜馬拉雅山以西,地處三千至六千公尺山谷間,該地在地理、民族、文化、宗教上都接近西藏,素有小西藏之稱。放眼所見,盡是一望無際的壯闊山巒,荒涼的黃沙間,點綴著雪水沖刷出來的美麗綠洲。

這個純樸的香格里拉,在我們抵達的前兩個月,卻遭受到了極為嚴重的天災。暴雨引發的土石流,一夕間淹沒了無數的泥土房舍,奪走了數百條人命,這對一個年降雨量常不到10厘米的高山地區而言,無疑是個前所未有、人們也從未想像過的可怕夢魘。

車緩緩開過拉達克首都列城的街道。車窗外,男人女人在烈陽下揮汗如雨,沉默的一磚一瓦重建著家園;天真未懂事的孩童,仍在塵土飛揚的沙石地上嬉鬧著。一切似乎是如此的平靜,只剩帳棚遠處堆疊如山的殘磚敗瓦,無言的訴說著當時景況的慘烈。

全球氣候的異常,不只在台灣,也在世界各地,讓人們付出了最沉重的代價。

我們義診的場地,是借用拉達克的幾個佛學院裡,除了佛學院的喇嘛外,附近有需要的居民也都會來到這裡接受治療。義診團的成員,包括了骨科、神經內科、泌尿科、皮膚科、家醫科,其中大多是醫學中心的資深主治醫師;有三名經驗豐富的牙醫師,為民眾提供當地較缺乏的牙科治療。還有二十多名陽明大學的醫學生,利用暑期時間待在當地做較長期志工服務,幫助當地建立醫療保健站、衛生教育、英語教學等。所有的醫護人員都是自發性的參與,在百忙的看診時間中騰出時間,參加這個有意義的活動。

身為家醫科的我,篩檢站分給我的病人從腸胃不適、呼吸道問題、高血壓心臟病、筋骨痠痛、到皮膚及眼睛等形形色色。除了問診、檢查、開處方之外,透過翻譯,我們更盡可能的給予病人衛教,和病人討論如何在現有的生活型態中,做些更好的改變,希望能夠降低疾病復發的機率。然而,很多環境和經濟上的限制,病人即使知道,也無法完全避開傷害他健康的環境;時常可見重度勞力的工人必須持續的用疼痛的肩頸扛東西,以求一家大小下一餐的溫飽。我們能給病人藥物減輕不適,但不能幫他解決生活上最根本的問題,只能默默的為這地方的人們禱告。

雖然有時不免有些無奈的感覺閃過心頭,義診團在這地方的付出,也看到了一些令人振奮的改變。在幾年不厭其煩的衛教後,當地小學生頭癬的比率逐年明顯降低,皮膚感染的狀況減少了,學童有了良好的刷牙習慣,齲齒率降低…。經過醫學生用心的衛生教育課程後,當地的大孩子已有能力幫其他人做適當的傷口無菌處理,也對常見疾病有了更正確的保健觀念,比較了解如何去照顧自己和家人的健康。

居民更給醫療團許多溫暖的回饋。有一個老婆婆對我們說,很感謝義診團每年不間斷的關懷,她說她的希望就是,能夠再好好的多活一年,等到明年我們再來看她。也有一些民眾特地來感謝,前幾年幫他們配了眼鏡,現在看東西很清楚,免去了生活很多困擾。

播下去的種子,正慢慢的發芽茁壯中。但,與其說醫療團在服務,我們更覺得自己是在學習。

從和當地居民的對話中,與他們臉上真誠自在的笑容中,我深深的感受到,雖然拉達克人物質上很貧瘠,即使遭受到如此巨大的天災,但他們卻不以為苦,仍樂天知命的仰望上天的供應,繼續過著儉樸單純的生活。反觀絕大多數的都市人,整天忙著籌算聚歛,反而卻失去了這樣的平安喜樂,我們真要常常提醒自己調轉眼目,定睛在真正重要的價值上。

這樣的志工服務,對醫學生更是最好的倫理教育。走出了白色巨塔,醫學生們從小喇嘛身上學習到謙卑和順服,每個人變得勤奮且自動自發,也更加懂得珍惜自己擁有的一切。學生們收起了酷炫的3C產品,和喇嘛們同吃同住,學習尊重和融入當地的文化,更不斷的思考,如何用當地人民認同的觀念切入,才能提供他們真正需要的服務。

義診暫時結束了,但此行在心中激盪出的漣漪,卻仍不止歇。

無論在偏遠的拉達克或忙碌的台北,神提醒著我們,不要忘了為需要的人,停下自己匆忙的腳步。藉著服事,將神的愛帶入世人的心,也成為自己和他人的祝福。

拉達克義診

作者:臺安醫院家庭醫學科主治醫師 翁珮瑄
出處:臺安醫訊第165期

Facebook Twitter Google+ Sina Weibo Addthis